吴甘沙:智能驾驶的中场战争
分类:物流论坛 热度:

    8月11日,以“冬芽”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武汉开幕。在“自动驾驶”分会场,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CEO吴甘沙发表题为“智能驾驶的中场战争”主题演讲。

    吴甘沙认为,智能驾驶已进入到中场战争,一是渐进式的模式,影子模式可以低成本的获得数据和进行算法的验证;二是要跳出舒适区,选择三步走,步伐要更加坚定,要选择低成本可以跑起来的影子模式;第三是OEM和新兴伙伴的关系,要协同创新、深度融合。“基于这几点,我相信传统的整车厂一定能做出跟特斯拉媲美的产品。”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们一直说一个行业的变局往往是华尔街最能够敏感嗅到这样的机会。为什么特斯拉市值可以脱颖而出?我们观察,其他几家都消耗了巨大的资金,去做他们认为下一阶段的自动驾驶。但是特斯拉烧钱比其他几家少很多,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们看Waymo,2019年每开1.3万英里有一个接管,比起美国的人力驾驶员还差了不少。人类驾驶50万英里出一次警,150万英里有一次致伤的事故,9400万英里有一次致命的使命。跑多少的里程可以在统计学上证明要比人力驾驶安全呢?110亿英里。假设说特斯拉有100万辆车,它每月能够跑10亿英里,也就是说它不到一年就能够完成110亿英里里程的积累。它用这样的一种模式叫“影子模式”,概括起来说就是两点,一个叫“草船借箭”,借用已经卖出去的车来收集数据。第二个叫“鹦鹉学舌”,可以在后台开,可以在后台学。

    第一个观点,渐进的模式加上影子模式,低成本解决了长尾数据获得和算法验证的问题。当然,滴滴也有它获得数据的能力。影子模式,只有整车厂有机会做影子模式,不过它可能面临一些挑战,要跑起影子模式,硬件成本要比今天典型的L2贵很多,意味着要有品牌力才有可能用这样的硬件。技术要全栈可控,部分核心技术要自主、自研,一定要具备大数据处理、特别是高性能的计算基础设施。没有这三点就免谈了。

    第二个观点,特斯拉是如何从一条鲶鱼变成了一条鲨鱼?这是时间的力量。特斯拉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分三步走,车型从大富豪可以买得起的,再到小富豪可以买得起的,再到大众可以买得起的。

    把三电做好,再把操控和座舱做好,让人感觉是一个全新的物种。第一步做好以后,在车平台做好了整车的OTA。这个车变成了软件定义的汽车。软件定义一旦有了,OTA每一次升级都变成了一款新的车型。它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硬件一次性投资,未来软件不断升级可以收钱,这个软件的升级带来的毛利是非常高的。不断的释放硬件的潜能,通过互联网的模式,Beta测试,不断的验证它的软件。再看软件定义,从V7开始不断的升级。同时带来了一个全新的销售策略就是卖期货,你付了7000美金我保证你升级到自动驾驶。这是非常妙的销售策略,可以低成本的让用户先把钱存在他身边。在智能驾驶的过程中也一路在升级芯片,从EyeQ3,可以不断的迭代自有的算法,然后再把FSD做出来。最后,从整车平台,每一个东西都完成了三步走。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去看它,传统的车辆可能是5公里的线束,它的是1.5公里,最新的可能变成了几百米。

    同时它做了一件非常聪明的事,传统一辆车的电子电器架构都是10年,它发现AI的芯片的生命周期是3年,跟整车平台是不一样的。于是他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解耦,输入、输出跟计算可以解耦,解耦就是靠一个标准化的接口。就变成了一个典型的3域控制器的架构,从上百个ECU变成了3域控制器。达到了两个目的,硬件变成了平台,所有的零部件都变成了软件模块。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从特斯拉的历程可以看到三步走的力量,车型、车辆平台、芯片、用户体验都是三步走。它把自己扔到了这么一个计划上,不留后手。当然特斯拉我们学不会,但是我认为它不是不可战胜的,无论你是谁,哪怕你是特斯拉。

    对于OEM来说需要远交近攻的战略,在中间找到自己在战略上可以结盟的人,像这样的基础供应商,他可能是传统的tier 1,可能是OEM,可能是给你代工的。这意味着主机厂自己可以做控制器,他有可能是tier2,不是传统的给你一个零部件,给你的是IP。有可能是协同创新的伙伴,这些伙伴给你方案,参考设计,给你模块,给你外包培训的服务。它跟你的关系可能是凑投资、合资的关系,它可能像传统那样收你的开发费,也有可能是它转让IP给你收转让费。不再是卖硬件了,收的是软件的license,按照无人驾驶的里程来收费,全新的这样一种关系。我刚才说的两个硬件,一个是硬件变成平台,零部件变成软件。

上一篇:施耐德 智能配电 能源管理 下一篇:吴甘沙:智能驾驶战争将入转折点 学不会特斯拉但可以战胜它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