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来审视一下我们的“富病”了
分类:物流名人录 热度:

近几十年来,中国人为了挖掉穷根子,玩命赚钱,亿万民众陷入金钱拜物教的迷狂中。曾经被长期鄙视的商人们,这些年来又被捧上天。但对处于财富金字塔顶端的少数富豪们,可能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富了之后怎么办?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作者:蔡洪波

01

两年多前,2018年的8月5日,在“秦朔朋友圈”我写了一篇文章《致马云》,原稿有些措辞比较激烈,在编辑润色后温柔平和了许多。

一个月后的9月10日,马云正式辞去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有朋友开玩笑,说马云是因为那篇文章才辞的职。当然不可能,算巧合吧。但马云两年前的辞职是恰当的,自古以来急流勇退既是智者也是勇者。

天下名利之于马云,都已登峰造极,此时不退更待何时?马云的转身是漂亮的,他声称退下后要做回他最初的社会身份“马老师”,在人生的高光时刻谢幕,堪比陶朱公,真的应该收获掌声。

可是马云没有退干净,“他又回来了”。本来的转身优雅而潇洒,现今只剩无法言说的狼狈和万般委屈。

马云一定有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委屈。但马云们的财富积累主要也是拜大环境所赐。人从一出生就必然是环境的产物,是时代大潮中的一朵浪花。放在烽火连天的1942年,或者天天闹革命的1972年,你实现个财富的小目标试试。

自上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先生发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之后,中国大陆才开始了波澜壮阔的造富运动。第一代富豪们起点基本一致,都是白手起家。马云与他浙江温州、台州、宁波的很多老乡相比,起步算是晚的。但由于他所选的赛道不同,因而后发先至,成为中国在进入互联网时代最具代表性也最有影响力的富豪。

展开全文

当你的财富在中国崛起的大环境下像滚雪球般壮大,就必然要对等受到大环境下规则的约束。在管理者和传统的国有商业机构不熟悉的领域,原有的游戏规则却被发现有越来越多的BUG,因此对规则的重新修订显得事不宜迟。规则的制定和修订,其实并不是针对特定人和特定组织,而是为了更广大的社会经济公平。

在中国,最大的民意体现在约14亿财富非常有限的普通百姓身上,而不是处于财富金字塔顶端的少数富豪身上。取消农业“皇粮税”,扶贫攻坚,社保全覆盖,这些民心工程是最大的政治。

富豪排行榜的人虽非政治人物,但所涉之商业行为一旦关涉民意,便不得不再多一些额外的考量。所以再大的富豪一定要明白,赚钱易而赚民意难!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02

由马云而起,我们不免延伸开去,漫说一下中国的富豪群体以及他们的财富。

在当下中国,一直存在着两个平行的价值评估体系。所谓体制内和体制外。

体制内,以职级高低评估一个人的相对价值。从普通科员到副科级、正科级、副处级、正处级、副厅级、正厅级、副部级、正部级、乃至更上,等等。除公务员系统外,像学校之教授、医院之医师、部队之军官、事业单位之工程师乃至编辑记者、国企之领导人皆可套用类似的行政级别,以区别待遇高低,并完成社会性价值认定。这跟个人财富的多少没有太大关系。至于体制内人员如何积累财富以及他们有着怎样的财富观,暂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体制外,大家都没有行政级别,普通的士多店小业主与资产过千亿的首富,只有在财富的数字上一比高下,以完成自己的社会价值坐标定位。

毫无疑问,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国人勤劳智慧的民族基因,在中国社会普遍性脱贫奔康的道路上,形成了一个数量级不小的富豪阶层。

这些人的财富来源大致分为两个大类。有的富豪早年做一些违规或非法的生意,如走私、造假、涉黑、涉黄、侵吞国有资产等,是有“原罪”的;另一部分依靠中国大市场和政策红利,靠着胆大勤奋聪明致富,同时也按章纳税,财富是比较阳光的,马云们显然是后者。

财富是中性的。如果把它比作野兽,它既有温顺美好的一面,也有残忍暴虐的一面。中国人富得太易太快,以至于很多人对如何役使这头怪兽完全缺乏经验,有的富人更是故意放之任之,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

上一篇:马云“消失”两个多月后首度现身 视频连线乡村教师 下一篇:日日顺:为你备下有温度的“场景年货”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